主页 > 人物 > > 正文

“厂二代”摘掉父亲“老赖”名号,一年卖出三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0 15:47 标签:
浏览:
  “男人一定要酷。”这是施翩翩记得的,父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男人一定要酷。”这是施翩翩记得的,父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他的父亲施红彬,曾在江苏南通经营一家皮鞋厂,专接日本订单,最鼎盛时,雇了一百多号工人,在当地家喻户晓。
 
  那时的施翩翩对“酷”的理解是跟“大哥”,是抽烟喝酒蹦迪,是为朋友两肋插刀,打抱不平。
 
  2011年,施红彬的工厂陷入困境,不但收不回货款,还欠了一屁股的欠款,夫妻俩选择了跑路。大学毕业没几天的儿子,独自去了一个建筑工地搬砖。
 
  从此,施翩翩对“酷”有了新的理解。
 
  老厂长欠高利贷跑路,“厂二代”卖“洛丽塔”鞋,还清工人欠款
 
  他不仅帮助一蹶不振的父亲走出人生的至暗时刻,还带领父母在网上再次创业,一家三口设计、制作的手工“洛丽塔”女鞋,不到一年卖出三万多双,年销五百万。
 
  帮父亲摘掉头顶的“老赖”名头,还清债务,还将曾经的鞋厂工人重新召回,建起全新的工厂,年仅26岁的他,成了父母眼中最酷的人。
 
  刚烈的父亲和勇猛的母亲
 
  施翩翩的老家,在江苏南通海门市的三厂镇,与上海的崇明岛隔江相望。在他眼里,三厂镇是个小镇,东西贯穿的主路,开车两分钟就能到底,“中间还包括一个红绿灯”。
 
  老厂长欠高利贷跑路,“厂二代”卖“洛丽塔”鞋,还清工人欠款
 
  早年的三厂镇人,都渡江去了上海打工,施翩翩一家也不例外。
 
  施红彬在上海当地的一家大鞋厂找了一份工作,因为脑子好、灵活,很快成了业务骨干,深受大老板赏识。以至于不久之后,施红彬从鞋厂辞职,在崇明岛开店定做手工皮鞋时,那位老板还将自己的商标授权给他用,并且主动帮他联系商场卖货。
 
  九十年代的崇明可不太平,出门办事要时刻防着社会上的地痞流氓。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施家的皮鞋店没开多久,就有人找上门来要钱。
 
  老厂长欠高利贷跑路,“厂二代”卖“洛丽塔”鞋,还清工人欠款
 
  施红彬性格刚烈,死活不给,对方二话不说,抽出随身刀具,照着他的头顶便是一刀。当时在场的施翩翩不过六七岁,一切看在眼里,吓得“只记得我爸捂着头,朝那帮人指指点点的画面”。
 
  这时,他的母亲,那个年轻时候勇猛无比的女人,田径队的铅球运动员,曾经拿着铁锹将情敌追出二里地的女人,见到丈夫头上淌下来的血,操起手边的扁担,一个人就把那帮混混给打得落荒而逃。
 
  从此再没人敢来欺负这家人,“路边的混子都绕着我家走”,施翩翩说。
 
  后来,被问起人家拿刀砍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躲,施红彬看着儿子,说出了一句话——男人一定要酷。
 
  施家的皮鞋生意逐渐顺风顺水,镇上的人都去他家买鞋,很多人一买就是三四双,一些上海本地的大型超市也成了他们的固定客户。
 
  施翩翩说,有一年冬天,母亲把上一年冬天的衣服拿出来洗洗晒,结果衣服兜里掉出来两万块钱。“那会儿真的就是赚得多,钱已经不那么看中了。”
 
  而那一年的崇明,买米还需要用粮票。
 
  工厂破产了
 
  崇明毕竟不是家,施家人回到了南通三厂镇,开起了鞋厂。
 
  上初中的施翩翩成了当地的“富二代”。他是住校生,家里一星期给他200块钱生活费,200块钱的零花钱,双休日在家午餐没人顾着他,父母亲就给他一天20块钱伙食费,让他自行解决。算下来,一周到手能拿到600块钱。而普通人家的孩子,一周的生活费大概100块钱左右。
 
  家里的鞋厂太忙,父母根本没时间管他。“就变成了问题学生。”
 
  那几年,他跟了个“大哥”,学着抽烟、喝酒、蹦迪……不过,他觉得自己也不是那种彻头彻尾的坏,“我也天天上学,从不扰乱课堂纪律,我也从不主动跟家里要钱,大哥会给点,蹦迪反正大哥请。那时候,觉得这就是酷。”
 
  直到有一天,施翩翩半夜偷跑出去玩被父亲发现,“他竟然在我面前流泪了,我惊了,男人不是要酷吗,怎么能流泪呢?”
 
  几天后,父亲接他放学,车停在一户人家门口,“下去了一下,拿了一个袋子回来了,我知道那家是放水的,我爸去能干啥,借钱去了。”
 
  老厂长欠高利贷跑路,“厂二代”卖“洛丽塔”鞋,还清工人欠款
 
  事实上,从那一年,也就是2008年开始,受金融危机影响,施红彬的鞋厂就开始有大量货款收不回来,仅上海的一家鞋厂,就有80万的欠账拿不回来。
 
  2011年7月的一个中午,学土建的施翩翩毕业回家没几天,就被父亲和叔叔带上了一辆雪佛兰乐风,一路到了隔壁的金沙市,停在一个偏僻的工地跟前。“我爸给了我100块钱和一台新手机。”
 
  那时施翩翩用一部三星手机,后盖一直掉,新手机是翻盖的,父亲告诉他,这手机花了一千多块钱买的。多年后,他在网上查了一下,这手机牌子叫大显,不过是一个150块钱的老人机,“我当时还说这手机铃声真大,听歌得劲儿,老人机能不大么?”
 
  施翩翩不知道,父亲的鞋厂已经破产,还背了上百万的债务。
 
  父亲把他扔在了工地上,只留下一句话:有事打电话。
 
  当他第二天打电话时,父亲说,“去安徽办厂了,别回家了,家里没人,省得跑空。”再过几天打过去,电话已经打不通。他才意识到,父母走了,家里没钱了。
 
  他们苦苦支撑了三年
 
  施翩翩不得不开始工地的搬砖生活。
 
  一开始做放线工,后来转了资料员,每天早上6点上班,下午加班到9点,住的是茅草房大通铺,睡到半夜墙皮会掉下来砸在脸上……脏活累活还能忍,最无聊的是完全不合群。工地上都是老头子,说当地的方言,他一句话都插不上嘴,只能靠着父亲留下的手机看小说打发时间。
 
  最要命的是吃饭,以前在家吃一顿饭花销都是几百块,工地上却是咸菜加大锅饭。
 
  “最不能忍的是早饭的萝卜条,里面有生姜,你能分得清生姜萝卜条么,反正我分不清,泡得都是一个颜色,一大早一口姜,瞬间不好了。”
 
  父母失联的半年里,施翩翩辗转了两个工地,口袋里终于有了4000块钱的积蓄,他决定去网吧通宵,结果当他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的钱被偷了。
 
  鞋厂债主也找上门来,他的外公生病住院,家里那些亲戚找不到他的父母,便打他的电话,不断地骂他和父母不孝,“心态炸了,但我并不怪父母,他们依靠贷款让工厂苦苦支撑了三年,养活了一百多号人,直到最后实在没有出路才选择了跑路,我爸说,他肯定会回来给所有人一个交代,那时候我觉得他们还挺酷的。”
 
  正在这时,父亲在QQ上联系到他,“说从安徽回来了,厂没弄好,说回来一起去打工。”
 
  爸妈,我们再创业吧
 
  父母亲第二天就回来了,房子、车子、厂子和库存的货全都抵押了,开始慢慢处理债务,能用的钱只够在老家的镇上租一个20平方米的房子。
 
  一家三口重新在鞋厂里开始了打工生活,“我爸做跟单,我妈做鞋帮,我就在流水线上,哪里缺人就去哪里。”在工作之余,施翩翩遇到了曾经的初中同学,在一家淘宝家纺店当客服的女生。对方告诉他,你家人有技术会做鞋,或许可以试一试电商创业。
 
  老厂长欠高利贷跑路,“厂二代”卖“洛丽塔”鞋,还清工人欠款
 
  “我爸会配底,我妈会做帮,我来做淘宝,我就和我爸谈了谈,我们再创业吧,我爸士气很低落,想了好几天,才决定一起试试。”
 
  2012年,全家把几千块钱的积蓄拿出来当启动资金开起了淘宝女鞋店,施翩翩的父亲买了一辆电瓶车来拉货,买车的时候,父亲说,过几年,我们会再开上轿车的,“这话我记忆深刻。”
 
  因为规模小,整捆皮料买不起,施翩翩问能不能只买个几码,很多时候都被材料商一口拒绝,他们只好去其他工厂里捡残料,手工画料、剪裁、踩线、贴底,全都是自己来。
 
  老厂长欠高利贷跑路,“厂二代”卖“洛丽塔”鞋,还清工人欠款
 
  爆款很快就来了,那是一款大头娃娃鞋,一天卖出了100多双,“我和爸妈三个人没日没夜干活,剪材料就剪了一手水泡。”
 
  那几年,靠着卖低价,施翩翩的网店生意蒸蒸日上。“跟一些鞋店相比,我们卖得便宜,我们成本多低啊,都是自己做的,肯定卖不过我们。”
 
  但比价的时代很快就过去了。那一次对施翩翩的打击很大,母亲去看望他时提了一句,“要不我们做自己的原创鞋子吧。”母亲说。
 
  2018年底,施翩翩的母亲一个人,花了一个晚上,在一个基础款鞋子上东拼西凑,加了一个蝴蝶结,又加了一个爱心,凑出了第一款原创的Lolita女鞋。“我跟我爸看到这款鞋子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太作了,之前也卖过Lolita,也没这么夸张,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上了架。”
 
  不想当晚就卖了100多双。疯狂的粉丝们甚至还给这双鞋子取了一个名字:小糖豆。
 
  趁热打铁,施翩翩和母亲相继又设计了“闪闪甜心”、“棉花糖”、“爱丽丝”……一下子就在淘宝原创的Lolita女鞋类目中占到了一席之地。在店铺有了起色后,施翩翩主动报名学习了淘宝大学《流量引擎》的官方版权课程,成为了淘宝大学的一名学员,希望通过学习平台的推广玩法,让更多喜欢lolita鞋子的人能看到自己产品,穿上自家的原创鞋子。
 
  如今,一家三口设计、制作的手工“洛丽塔”女鞋,不到一年卖出六万多双,年销售额近千万。施翩翩不仅帮父亲摘掉了头顶的“老赖”名头,还清债务,还将曾经的鞋厂工人全部召回,建起全新的工厂,年仅26岁的他,成了父母眼中“最酷的人”。
标签: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热门文章

  • 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
    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

    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

    这个世界上,明星企业家有很多,而命运起点最低的只有她一个。 陶华碧,老干妈的创始人。 她出生在一个人口众多的贫困家庭,20岁结婚,没过几年好日...

  • 蛋壳公寓CEO高靖:数据驱动是提升价值的
    蛋壳公寓CEO高靖:数据驱动是提升价值的

    蛋壳公寓CEO高靖:数据驱动是提升价值的

    蛋壳公寓17日登陆纽交所成功上市,成为2020年国内首个上市的长租公寓创业公司。在上市现场,蛋壳公寓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高靖在接受腾讯《一线》...

  • 2020年 陆奇59岁:我给年轻人的建议
    2020年 陆奇59岁:我给年轻人的建议

    2020年 陆奇59岁:我给年轻人的建议

    大部分人还不了解陆奇,但他值得让我们好好了解一下: 这几年陆奇被格外关注,始于2017年1月17日他被百度任命为百度总裁。这次任命份量极高,到今天...

  • 阿里拍卖专员:一元起拍杭州学区房,见
    阿里拍卖专员:一元起拍杭州学区房,见

    阿里拍卖专员:一元起拍杭州学区房,见

    三个多月前,一套位于杭州市西湖区马塍路,总建筑面积80多平方米的学军小学学区房,在阿里拍卖上开拍。经过24小时239次的竞拍,最终这套房子以6,095...

  • 马斯克:每周只工作40小时是无法改变世
    马斯克:每周只工作40小时是无法改变世

    马斯克:每周只工作40小时是无法改变世

    北京时间11月27日早间消息,如果想改变世界,每周要工作多长时间?特斯拉CEO马斯克似乎知道答案,数字可不小。 马斯克先是在Twittet发消息说,如果将事...

人物

更多 >
  • 今日头条购买院线电影全网免费播放不可
    今日头条购买院线电影全网免费播放不可

    2月28日消息,爱奇艺今日发布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随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上,爱奇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龚宇在回答分...

  • 货拉拉CEO周胜馥:不裁员也不降薪
    货拉拉CEO周胜馥:不裁员也不降薪

    2月28日消息,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近日在燃财经沙龙上进行主题分享时表示,疫情对物流的影响是巨大的,现在货拉拉业务恢复了不到20%,什么时候能...

人物李彦宏:社会将重新审视企业社会责任感
人物90后创业者的考验
人物陈欧:“新的10年肯定会更好的。”
人物王慧文2020年底将退出管理事务
人物这个世界不会奖励面面俱到的人

专题

更多 >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