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物 > > 正文

罗永浩放过了造车,却终究没放过元宇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12-13 20:16 标签:直播行业科技宇宙
浏览:

  不愧是互联网行走的热点,一条微博加上些许影影绰绰的回应,便在这个周五空降热搜和财经科技内容C位。

  11月5日,罗永浩在微博中称:“我们的下一个创业项目是一家所谓的‘元宇宙公司”。旋即,迅速在微博及其他社交平台掀起了一股讨论热潮。

  对此,罗永浩随后在微博回应:“早晨发了个帖,转了Shaan Puri的元宇宙观(原帖英文),他的想法跟现在对元宇宙的普遍庸俗理解和炒作完全不同,并且有非常深刻的洞察。我早晨想表达的意思是从他的这个定义出发,大多数的IT公司,其实都是在领着我们走向元宇宙,我们即将启动的新创业公司也是一样。”

  放过了造车,却终究没放过元宇宙

  坦白说,罗永浩本分带货的这段时间里,舆论场关于他的讨论大多是具体到带货相关的争论,并未上升到行业兴衰的担忧。直到造车热潮浩浩荡荡席卷整个互联网企业时,人们又开始敏感起罗永浩的最新动向。

  尤其3月30日,雷军宣布造车引发了热议,微博、知乎上便涌现出一大批请愿的网友,诉求大同小异——“希望罗永浩老师高抬贵手,不要宣布进军造车行业,放过新能源车企。”

  如今看,罗永浩确实放过了造车,却终究没有放过元宇宙。

  其实仔细想想,这个选择“性价比”非常高——2021年以来,“造车”与“元宇宙”这两股热潮成为搅动整个互联网的风口,前者随着一批造车新势力的产品落地,入场难度系数已被陡然拉升至“地狱级”;后者随着扎克伯格这个“头号元吹”的改名依旧处于全网发热发烫的概念阶段,显然更容易通过“语言的艺术”挤上牌桌,尤其元宇宙最近在资本市场的势头一度要盖过造车,这个词出现的频率之高,连罗永浩都为之改变了信仰。

  但真当罗永浩要涉足元宇宙,很多人心情又变得复杂起来。于是,网友们又捡起“行业冥灯”的梗继续揶揄罗永浩,比如,“行业冥灯已现,元宇宙或迎来最大变数”、“元宇宙要变成完宇宙了”、“将元宇宙的火苗摁灭在概念阶段”等等。

  在此之前,曾有记者问罗永浩,“如果不做电商直播,想做什么?”他回答:“在我个人原来的规划里,可以做脱口秀,但有可能会晚一点,我特别热爱科技行业,这件事不能晚。”

  而且在此前《海克财经》报道中,罗永浩非常喜欢拭剑将军的故事:

  “这个故事讲的是有一年光武帝刘秀打了败仗,巡视军营的时候看到大家士气很低落,一个个地要么躺地不起,要么暗自垂泪,只有一位年轻人在不动声色地擦拭刀剑和盔甲,准备第二天的战斗。刘秀当场认定此人必能成就一番大事。后来果然。他就是东汉大将吴汉。”

  等于说,直播带货虽然让他再次“封神”,也再次向资本证明了其市场号召力,但这只是其迂回实现“科技事业”复兴的折中选择,此刻的蛰伏、蓄势都是为了日后江湖再战。

  而且从官方动向看,“重返科技行业”的规划或许已经被提上了日程——10月 20日,网上曾传出过“罗永浩将在还清债务后重回科技界”的传闻。彼时,针对Smartisan OS官方发布《关于锤子论坛下线的公告》称锤子论坛将于近期停止服务和运营,有网友在微博对罗永浩表示,心里难舍,期望心中的火还能重燃。

  罗永浩回应称,“看得淡一点。嗯,火苗一直都在…… 我明年春天就重返科技行业了。而且是还完债的当天就会回去。”

  对此,虎嗅10月20日向罗永浩团队求证,得到的回应是,“他(罗永浩)的兴趣是这块,还完钱他会去做软硬结合的、平台级的、面向消费者的科技产品。”
 

  说回本次罗永浩将重新创业的事情,单从今天罗永浩微博及回应看,数字生活相关的领域都可以蹭到元宇宙的概念,其团队对虎嗅的回应依旧是,“他(罗永浩)没改变想法,想做的依旧是一款软硬结合的科技产品。” 所以,只能盲猜了。

  首先,游戏产业是当下践行元宇宙的先驱者,但其对团队、资金、渠道、研发要求都非常高,如今竞争已然白热化,且正面临着政策的不确定性,远非罗永浩能玩的转;其次,如果投身到VR、AR等应用研究,罗永浩并没有什么优势。

  对此,罗永浩也表示自己要做的不同于此前市场热炒的基于元宇宙应用的科技公司。并且,他还引用推特博主Shaan Puri对于元宇宙的理解:

  Shaan Puri认为,人类对于元宇宙的理解存在误区,大部分人认为元宇宙是一个虚拟世界,但是真正的元宇宙其实并不是某个空间,而是某个奇点时刻,比如比人类聪明的那一刻、人们的数字生活价值大于物理生活的那一刻。

  但是,转向元宇宙不是一夜间发生的事,而是需要20年的发展,生活中重要的事情都会,例如工作从工厂转到,朋友从邻居变成订阅者,游戏从篮球、足球变成《堡垒之夜》等。罗永浩表示,Shaan Puri对于元宇宙的理解比扎克伯格靠谱多了。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未来在科技行业要做的很多事,都会不可避免地引领我们走向这个元宇宙,甚至不管我们是否愿意。

  可见,罗永浩下一个要投身的创业项目依旧扑朔迷离。这倒也符合老罗卖弄玄虚的性格,所以他才说,“我们的下一个创业项目,竟然也是一家所谓的‘元宇宙公司’”。

  不过,躺平观念在年轻人中蔓延的当下,这个快50岁(1972年出生)的中年男人,屡战屡败,但依旧没有学会放弃尤为可贵,就像他自己说过的那样,“不要难过,我还年轻,充满无限……好吧,也没那么无限啦,反正还有很多很多可能性”。

  罗永浩扮演“罗永浩”

  这么多年以来,罗永浩一直在成功扮演“罗永浩”。

  早年其愤青的很彻底,敢于跳上舞台对资本加以羞辱,他说"80%的人都是傻子,风投的那帮孙子只要有钱赚就会扑上来,不用惯着他们,否则你去舔他们也是白舔。”

  那时候,他梳着中分,穿衬衫不系扣子,迈着外八字,敢在离开新东方时嘲讽俞敏洪“你如果是一个商人,纯粹是为了钱,大大方方赚钱当然没有什么不好,但总是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把自己塑造很高尚很纯洁就太虚伪了,我很讨厌虚伪”。彼时,罗老师那些在新东方讲的段子得到了极大的普及,很多人保持沉默是因为交不起学费。

  此后,罗永浩开牛博网、做锤子手机,论演讲水平出类拔萃、论广告创意皆属业界一流,也在事业转型过程中逐渐成为一代互联网名嘴,成为步履蹒跚从社会底层往上翻腾的励志典型,是草根群体在铁板社会翻身的样板。

  尤其锤子手机时代,罗永浩志在改变手机行业格局,他那句经典名言犹在耳畔,“等锤子做好了,将来必会收购走向衰落的苹果公司,并复兴它,这是我余生义不容辞的责任。”

  然而,锤子科技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手机、充电宝、净化器、手机壳、啥都插一脚,从资本手中夺过十几亿资金进行再分配,最终哪款产品都没能兑现发布时吹过“做最好”的牛皮,锤子手机始于轰轰烈烈,却在“卖身”中褪去光环。

  阑夕曾在文章《坚果手机:罗永浩的强弩之末》一针见血指出:罗永浩的拥趸热衷于将其个人的影响能力等同于企业家的经营能力,这被称为“聚光灯的幻觉”,过度沉迷基于某种特定族群之内的众星捧月,会使对象高估自身行为的显著性。

  不过,你永远叫不醒装睡的“锤粉”,在他们看来,T1是败给了王自如的马后炮(收了钱做测试,等发售了以后开始各种黑);T2是败给了代工厂的倒闭导致出货延期(时间);M1和M1L是败给了贴牌取代T3的设计失败;而坚果R1输在小企业的高价定位,Smartisan操作系统输在了生不逢时。

  直到罗老师接连在子弹短信、鲨壁涂层、小野电子烟受挫,锤粉再也压制不住黑粉的反扑,那些按耐已久的网友拿出早已编排好的段子和嘲讽一天问候罗老师三次。

  甚至,彼时有从业者认为,“罗永浩纯粹属于投机,什么行业处于风口,是热门赛道他就搞哪个,反正都搞不好。”甚至,有网友认为,“罗永浩存在所产生的干涉效应,会严重伤害他所进入的行业。”故而,便在越来越多看衰的讨伐声中为罗永浩赐了个“行业冥灯”的雅号。

  不过话说回来,多数人欠了巨额债务只有两条路,要么远赴他乡如贾跃亭一般背负着道德谴责继续别墅靠海的生活;要么申请个人破产保护,厘清债务和生活的界限,让投资人和供应商自己认栽。而对于罗老师,无论选择人间蒸发或是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都不是最优解。

  从雅思名师到牛博网公知,从打假斗士到锤科CEO,即便罗永浩在行业选择上行差踏错,但是他的人生在不断转变的人设中螺旋上升,因为他的价值早已和粉丝深度绑定,只能走上第三条最艰难的路——独自扛下所有债务。

  事后看,罗老师在鲨壁涂层、电子烟领域的碰壁很大程度上是在受巨额债务压力影响下的误判,大概是在理性评估其自身资源和优势后,罗永浩最终明白只有淋漓尽致展现其“语言艺术”的行业老天爷才会赏饭吃,比如,比如销售。不过,自从3月19日罗永浩发微博称“决定做电商直播”开始,网友展开了激烈的两极分化讨论,要不乐见其成,要不极尽嘲讽。

  但罗永浩并没有太受那些看衰者的影响,依旧在2020年4月毅然决然投身到直播带货行业。事实也证明,他没有选错——2020年4月1日,在媒体唱衰、债台高筑的绝路下,罗永浩裹挟着巨大的流量在抖音开启了直播首秀,3小时内共计卖出91万件商品,累计实现了4800万人观看,交易总额一举超过1.1亿。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罗永浩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30亿带货额的成绩,累计观看人数超6亿人次,成功跻身全网带货前三甲(最新电商统计数据显示,罗永浩仅次于薇娅、李佳琦),他终于在一路蹒跚摸索中踩准了的风口。

  为此,有锤粉再次被老罗的担当所深深折服,“说实在的,老罗做的还不够吗,他完全可以走一条更轻松的路,去申请破产,那样公司债务断不可能全压在一个人头上,但那显然不是老罗的性格,所以他硬生生扛下了几个亿债务,在全网群嘲下上演了一出‘真还传’。”

  坦白说,当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习惯性喊出“3、2、1,上链接”时,或许他已经坦然接受了主播这个身份;但对于习惯了罗老师怼天怼地的网友,一时间是有点难以接受他在直播间笑脸迎客的样子——如此爱惜羽毛的一个人,如此骄傲的一个人,却不得不为了还债放下从前的身段。

  他说过,“我不是在乎输赢,我只是认真”,如今看消费者确实用真金白银认可了罗永浩的认真。而且,不同于其他主播,罗永浩在推荐某款产品时也一定会善意提醒谨慎购买,正是这种真诚、负责任的态度为“交个朋友”直播间圈了不少路人粉,用粉丝的话说——“这很罗永浩。”

  对此,《时尚先生》对罗永浩直播带货的评价倒也中肯:

  “无论看过多少新闻,当第一次看到48岁的罗永浩出现在手机的直播屏幕里,如同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叔那样,给大伙推荐物美价廉的好产品时,有那么一瞬间会让人以为自己是在看电影,罗永浩甚至是在扮演罗永浩。”

  此外,罗永浩与其他头部主播不同之处在于,“除了超强的带货能力,严格意义上说,老罗是一名具有企业家特质的顶流主播。”交个朋友科技创始人黄贺曾对虎嗅说道。

  也是自此之后,企业家带货的队伍不断壮大,从董明珠、梁建章、李彦宏再到去哪儿网CEO陈刚、盒马鲜生CEO侯毅、京东零售CEO徐雷都秀过自己的销售技巧。

  等于说,罗永浩的直播带货事业风生水起不仅将自己从债务的泥潭中抽身出来,还对整个企业家群体解决疫情之困打开了思路。

  写在最后

  这些年,罗永浩无时无刻不在制造、传播话题,站在聚光灯下试图将自己打扮成“中国制造的救世主”,但越是让人看不懂反而越证明他才是这个时代经久不衰的“网络红人”。

  对此,互联网营销专家裘建伟(化名)对虎嗅表示,“罗永浩其实是中文互联网非常值得研究的现象级案例,这么多年其一言一行依旧会被互联网迅速放大、肆意传播,这是非常罕见的,他没有非常强的时代局限性。”

  不过,无论你是喜欢还是讨厌,都是在成就罗永浩的“名声”。毕竟,娱乐圈已经证明“红”和“黑”都是实实在在的流量,甚至“黑”的性价比可能更高一些。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近期活动

更多 >

热门文章

  • 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
    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

    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

    这个世界上,明星企业家有很多,而命运起点最低的只有她一个。 陶华碧,老干妈的创始人。 她出生在一个人口众多的贫困家庭,20岁结婚,没过几年好日...

  • 蛋壳公寓CEO高靖:数据驱动是提升价值的
    蛋壳公寓CEO高靖:数据驱动是提升价值的

    蛋壳公寓CEO高靖:数据驱动是提升价值的

    蛋壳公寓17日登陆纽交所成功上市,成为2020年国内首个上市的长租公寓创业公司。在上市现场,蛋壳公寓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高靖在接受腾讯《一线》...

  • 2020年 陆奇59岁:我给年轻人的建议
    2020年 陆奇59岁:我给年轻人的建议

    2020年 陆奇59岁:我给年轻人的建议

    大部分人还不了解陆奇,但他值得让我们好好了解一下: 这几年陆奇被格外关注,始于2017年1月17日他被百度任命为百度总裁。这次任命份量极高,到今天...

  • 阿里拍卖专员:一元起拍杭州学区房,见
    阿里拍卖专员:一元起拍杭州学区房,见

    阿里拍卖专员:一元起拍杭州学区房,见

    三个多月前,一套位于杭州市西湖区马塍路,总建筑面积80多平方米的学军小学学区房,在阿里拍卖上开拍。经过24小时239次的竞拍,最终这套房子以6,095...

  • 马斯克:每周只工作40小时是无法改变世
    马斯克:每周只工作40小时是无法改变世

    马斯克:每周只工作40小时是无法改变世

    北京时间11月27日早间消息,如果想改变世界,每周要工作多长时间?特斯拉CEO马斯克似乎知道答案,数字可不小。 马斯克先是在Twittet发消息说,如果将事...

人物

更多 >
人物国内首富向母校捐款 价值14亿
人物库克透露苹果正重点专注三大领域
人物清华天才姚班教父究竟有多牛?
人物罗永浩放过了造车,却终究没放过元宇宙
人物究竟谁在“操控”李子柒?

专题

更多 >
广告位